代理快递,每天千件很赚钱

作者:用手机如何赚钱日期:

分类:用手机如何赚钱

网上购物现在非常发达。即使在偏远的村庄,你也可以买到质量好、价格低的东西。然而,用手机如何赚钱,在农村地区收快递更麻烦,而且你经常要跑很远的距离才能收到快递。来自贾茹镇的年轻人冯昌戈利用这个商机,成立了一家快递公司。他帮助村民,使自己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。 几天前,快递员打电话通知快递员到达。直到今天早上,他才花时间去取它。快递站位于镇上的一个小巷子里。几乎所有可以点名的快递员都由冯昌戈的代理处处理,该代理处每天早上8: 30开门,下午5: 30关门。 走进院子,院子里到处都是零散的快递员,一个顾客到处都找遍了。据了解,来自全镇几十个村庄的数万名信使将被送到这里。起初,快递没有送到村子里,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网上购物。在这个领域有头脑的人直接代表乡镇快递。每天下午是快递最忙的时候。这时,代理的所有者-& mdash;& mdash冯昌戈会把大家从城市快递站购买的货物带回来。 进入房间时,房间里的快递被翻了个底朝天。当每个顾客来的时候,他会翻遍房间里的包裹。冯昌戈说,这些天快递太多了,根本没有时间整理。通常,他们一打包就被翻了个底朝天。小碎片经常掉转方向,找不到,这是浪费时间。这也是这种农村快递机构的通病。毕竟,它没有城市快。 另一个问题是,所有快递都是在取回时签名的,这意味着如果包裹打开后有任何问题,就很难与商家沟通。乘快车的程序也很简单,只要你的名字和电话号码,你就可以乘快车。 冯昌戈表示,赢得这些代理商花费了近20万元,每一家快递公司根据其大小和重量收取一至几件的百分比。生意做得很少。如今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农村网上购物。快递公司已经成为镇上的一个好生意。然而,与收获和支付形成对比的是,在双十一之后的日子里,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快递。冯昌戈在这种场合也很累,经常需要打电话给他的家人甚至亲戚寻求帮助。

博士生送快递:靠自己的双手挣钱,追求自己的

覃超正在快递。视觉中国信息

8年前,为了考研,谭超当起了快递小哥。如今,已是延边大学历史学博士研究生的他,依然从事着送快递的兼职工作。有老师指责谭超:“这么一个高学历的人抢低学历的活,脑子是不是有病。”谭超却一点也不认同通过学历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做法。“双11”,快递小哥为消费者购物狂欢付出了汗水和辛劳,在他们中间,也包括谭超这样“身份特殊”的人。

很多人看到这样的新闻,大概也会产生与上述老师类似的困惑。快递小哥与从事学术研究的博士生,看上去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群体。在世俗眼光中,送快递是体力活儿,对知识积累要求不高,而博士无疑是站在知识塔尖的人。人们对谭超的行为产生争议,不光是觉得他个人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大材小用,还站在社会人才资源分配的角度,感到“博士送快递”是一种错位。

然而,这究竟是行业发展的客观规律,还是人们形成的刻板成见?是快递业不需要博士,还是太多博士放不下身段投身产业一线?

在现代社会中,任何一个行业、任何一个岗位,都离不开对知识的运用,对创新的需求。谭超从事快递兼职,就充分利用了自身的知识储备和创新能力。比如,他在8年时间里共计送出了80万件快递,如果按照年工作11个月算,平均一天就达到了300件的送货量,相当于普通快递员的两倍以上。达到这样的工作效率,不是因为谭超比其他快递员跑得快,而是他自创“快递编号法”以后,提高了快递分配的效率。

不难看到,博士生去送快递,照样可以发挥知识的价值。在某种程度上看,他还身体力行地推动了行业进步,不光能够在微观的工作中送好快递,用手机如何赚钱,还从宏观层面提高了生产力。可以说,快递业不仅需要博士,还需要更多有知识的人才,来改变整个行业的生态和模式。

这些年,高学历者从事传统观念里入行门槛低的职业,经常被新闻所报道。不光有博士生当快递小哥,还有博士去养鸡、养牛,去“开拖拉机”“卖面包”的新闻。每每有这样的报道出现,舆论场上就经常分成两派,有人认为高学历者从事“低端产业”是接地气,也有人认为博士不从事学术研究,浪费了宝贵的科研资源和教育投入。

纠结于这样的问题,还是把“博士”这个身份标签看得太重。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某种文化习惯,一些人衡量知识水平的标准不是看一个人有多少真才实学,而是他获得的文凭与学历。人们在认识一个社会群体的时候,经常会犯脸谱化的毛病,过度在意头衔,而忽视头衔背后的实质。

对于谭超本人而言,他送了8年快递,却未必会送一辈子快递。毕业以后,他的理想还是比较常规——去高校求职。送快递只是他在学生时代自食其力、补贴收入的手段。

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国内社会对大学生从事兼职、打工存在纠结的心态。一方面,看到发达国家的大学,包括一些世界一流大学,形成了浓郁的打工文化,大学生以打工来减少家庭经济负担,并且接触和熟悉社会,被教育者和家长奉为圭臬;另一方面,如果自己的孩子也尝试打工,家长们又是百般不放心,而社会上也对学生打工兼职产生各种顾虑。

“人穷志短,马瘦毛长”,谭超为了继续学业,一边送快递,一边准备考研,刚开始或许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,但随着他对这个行业越来越得心应手,闯出了一条符合自己需求的兼职路径。这并不是说要每个大学生都去送快递,都去干体力活儿,而是提倡大家要尽自己所能表达一份担当。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,这并非是心有旁骛,而是对责任的允诺与履行。

社会分工本身就是多层次、多元化的,学历和文凭仅仅是促进社会分工的一项指标,而远远不能决定社会分工的最终结果。对知识的尊重,不光体现在为知识拥有者提供合理报酬,也体现在不同行业、不同岗位能够公平地分配到知识资源。现在国家和社会都在提倡工匠精神,产业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不断提高,同样不能忽视的是,社会需要一批用现代知识武装头脑的理想者投身产业、投身一线。

谭超未来的路会怎么走,这是他个人的自由选择。但是,至少从现阶段不少人对“博士送快递”的错愕中,我看到了仍然有待成熟的社会心态。在浮躁的世俗观念中,经常有人会问什么是“值得”,急着把自己的社会价值“变现”。用谭超的话来回答:靠自己的双手挣钱,追求自己的理想就是值得的。

(原题为:《从“博士生送快递”的舆论喧嚣中我读到了什么》)

相关阅读

  • 代理快递,每天千件很赚钱

  • 用手机如何赚钱文章库
  • 现在的网上购物已经非常发达了 就是比较偏远的农村都可以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 但是在农村收快递比较麻烦 经常要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